您的位置: 网界网 > 大数据 > 正文

AELF项目创始人马昊伯:区块链核心是降低信用成本

2019年07月18日 14:06:26 | 作者:佚名 | 来源: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在7月10日由Odaily星球日报、区块律动BlockBeats 共同主办的StakingCon ―― Staking生态大会上,AELF 项目创始人马昊伯发表了自己对于区块链,PoS共识机制以及 Staking (抵押)的见解。

标签
公链
区块链核心

在7月10日由Odaily星球日报、区块律动BlockBeats 共同主办的StakingCon —— Staking生态大会上,AELF 项目创始人马昊伯发表了自己对于区块链,PoS共识机制以及 Staking (抵押)的见解。

Staking 不是储存利率

马昊伯在 Staking生态大会上表示,Staking 不是储存利率,而是代币持有者分享系统利润的过程。不同于传统银行存储,Staking 是一个谨慎挑选过程,也需要面对风险,投资对收益和你获得对回报是呈正比对。而在 Staking 对过程中,还会有很多新对玩法,新的模式涌现出来,而对于用户和投资者来说,这就意味着风险和机遇,如果大家对模式不了解或者没有真正看明白,那么投资者就会面临巨大的风险。

同时他还表示,AELF 是在设计公链,而就区块链而言公链是需要有两个部分需要关注。首先要解决技术问题,要解决支撑上面的系统。比如 TPS 有多高,共识多快达成。其次还有治理问题,比如到链上后公链是怎么能够进行盈利,然后利润怎么分,如果大家不同意现在的分配方式,那么需要怎么样来进行投票解决分歧,如何来进行政治活动。上述内容都应包含在Staking这个范畴之内。

优质 Staking 的定义

随后马昊伯表示AELF 团队是如何来定义好的 Staking。他认为一个优秀的Staking模式需要具备以下特征:

优质 Staking 应在没有系统奖励时,经济系统还可良性运转;收益应与风险并存,无风险套利并不可靠需要避免;优质的 Staking 参数及规则应该能够根据环境被动调节。

区块链的核心是大量降低了信用成本

区块链的本质是去中介,去平台化的。据AELF 马昊伯的观点来看,区块链的核心是大量降低了信用成本,原本三方参与的事情变为两方参与即可, 用户不再需要第三方信任存在。可以说区块链代替了大量中介和平台,原本中心化的平台所获得的重大利润,现在可以通过区块链,通过 Stkaing 方式进行相对公平的分配给系统的所有参与者们。

区块链不是再造一个世界,而是现实世界的加密化实现。

AELF 创始人马昊伯认为,在区块链世界中很多的东西还需与现实社会联系起来。项目团队会思考ELF的持有者拥有的权益是什么。首先持有者可以参与治理。AELF 团队希望用户在链上进行治理行为。如果只是Staking,用户或许只有一个基本的收益,但当参与ELF线上治理之后,那么参与者或许将获得更大但利益。

以下为经 Odaily星球日报、区块律动BlockBeats 编辑整理后马昊伯演讲全文:

大家好,很开心今天在Odaily星球日报、区块律动BlockBeats联合举办的StakingCon大会上,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们这个aelf团队对Staking的思考,其实也是我们对于一个公链上层的经济系统和权力系统大思考。

可能大家想到Staking这个词很简单,就是PoS,我们把币放到那里就会生币,大家对这个有一个很直接的理解。很多朋友会觉得这个东西就像在银行存钱,我把钱放在那里就不用管了,但是我们对Staking的认识还有更深层次的理解,我们认为如果想要得到比较好的回报的话,那你还是需要做出很多选择和决策,同时也会面临着一些风险,投资的收益和你获得的回报是呈正比的。而且 Staking 可能会有一些新的模式出来,在你没有看明白新的模式之前会面临巨大的风险,比如说“荷兰式拍卖”这种模式前一阵比较火,但是仔细研究这个模式之后,会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风险的。

同样在aelf 团队在设计一个公链,就区块链而言,公链是有两部分的,首先你要解决技术问题要解决支撑上面的系统,你的TPS有多高,共识多快达成,到链上你的公链是怎么能够进行盈利,然后利润怎么分,如果大家不同意现在的分配方式,我们需要怎么样来进行一些投票,进行一些政治活动。这个我觉得都包含在Staking这个范畴之内。

我们看一下我们团队认为什么是一个好的Staking呢?

我们知道在我们挖矿的过程中,这个系统都有无中生有地做一些奖励,比特币是一个模型,它的增法速率是逐渐降低的,以太坊就比较随意一点,大家先定一个数,大家有一个共识我们将会在未来降低这个挖矿奖励,刚开始是五个,后来是三个,中间需要大家投票降低挖矿奖励。

我们去思考怎么样设计一个奖励机制的情况下,能够让当挖矿奖励降到足够低的时候,这个系统还能正常的运转。

这个挖矿奖励我们认为是什么呢,就是类滴滴打车跟美团外卖的补贴。你打车价格很低,因为所有的钱都是VC(风投)贴补了的,在推广期你需要大量推广你的产品。

一个上市公司可以不停的做增发,市场用户对增发出来的这一点量没有受到影响。你增发出来的东西是有价值的,通过这个方式不停地去吸引大家参与。

就像POW这个事情是有巨大风险的,永远不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事情,你什么时候去买矿机,你的矿机放在那里有多少风险,这个都是十分重要的。

参与过程中你要承担风险,POS也是一样。

你的锁定期会多久,锁定期间价格可能会暴涨或者暴跌,你可能没有这个操作的机会了,你去失去一些流动性的机会。但是你获得Staking一个稳定的收益。

所以我们认为收益于风险一定是并存的,这个模型里面我们一定要避免一种特别无风险的套利行为。像aelf今天面临的问题是有很多私募做无风险套利,市场把荷兰拍出来的直接二级市场抛售了,对于私募来说这是一种无风险的套利行为,这种行为我们应该避免。

另外一个事情就是整个系统的规则。Staking是你的系统挣了钱以后大家挣钱的过程,我们的公链运行过程中有一定的运行能力的,盈利完了之后给分给系统做风险的人。

POW是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谁干活多你分得多,你干活多就可以分到比特币多;POS是资本主义,你有钱你去买,你用这个做矿机。

基本上都是一个思路:你要先有一定的资本去买生产工具,通过生产工具赚取更多的利润,但是我们希望你的经济规则是能够通过治理更好定义的,而不是说这套系统就一成不变。

其实整个链是在发展的,一个公链应用不可能规则一成不变,而这个链一定不是属于某一个团队或者公司的,因为你的链一旦跑起来之后是属于制作人的。

为什么区块链平台是能产生利润的?

在我看来一个区块链平台是有用的,不仅仅是像贵金属这样纯商品的东西。像黄金,你不可能让黄金这一秒在中国下一秒在美国,但是比特币有这样的能力,它是一个一定程度上能够替代银行和支付公司的网络,这样的网络是有巨大价值的。

区块链的核心是降低了大量的信任成本,原来三方要参与的事情,现在两方就可以了。

之前我们买东西可能要有支付宝这样的平台存在,但是如果区块链出来之后我们不需要了,我们两方就可以参与交易。

以前转账在银行开两个账户,A和B各开一个账户然后互相转账,但是有了区块链之后就不需要了,我们只需要在一个区块链平台上用USBT两个人直接转账,不需要有第三方信任存在。

还有一些合同的执行,以前我们合同执行需要有第三方去监督,或者说A和B两个人相互不信任,把钱打给第三方,等着结果出来以后第三方来执行,我们要面临着第三方跑路的风险。

P2P的公司,为什么那么多P2P爆雷了,后面全是暗箱的事情,区块链没有这个情况存在。区块链给了技术人员很大的能力,以前个体无法开股票交易所,你不可能让上市公司把股票打到你个人的账上面,让很多用户打到你个人的账上面,然后你个人进行交易的撮合。但作为区块链开发人员,现在可以写(通过编程)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这个交易所的合约在这里,他的合约定义了资金只能进行撮合,第三方无法提取资金的,开发商无法挪用资金的(+微信关注网络世界),它代替了大量的中介平台去做这些事情。

纽交所、淘宝、滴滴都是中介平台,这些平台产生巨大利润,这个协议如果让区块链去替代的话,这背后怎么分巨大利润的问题这就是Staking的含义。

还有一个观点,我认为是区块链不是在创造一个世界。

现实世界中的各种治理,一个上市公司的治理方式你完全可以搬到区块链上来,你在区块链上就是一个权限,因为毕竟参与这个网络的是人,无论你怎样去说,但你最后还是要通过硬分叉的方式解决。比特币分叉,以太坊分叉,最后还是人参与分叉,或者说是人在投票。

我们认为你在区块链世界中很多的东西你还是要跟现实社会联系起来的,我们就在思考ELF的持有者拥有的权益是什么?

首先你ELF持有者参与治理。一个系统是有很多的部分的,比如说交易所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独立的应用能力。

它的独立能力不同的,包括资源分发和交易的模块,这些在链上的ELF的持有者都可以对它进行单独的投资。我们希望用户在链上直接做这个行为。你如果只是Staking,那你可能只有一个基本的收益,你如果参与ELF线上治理,那你可能有一个更大的收益。

我们已经于第二季度比较圆满的完成了白皮书所定义的一个企业版的系统,这个系统已经被AWS支持了,你可以一键启动我们的系统。

但是公链我们还是比较审慎的过程,我们赞同这种模式,之前推出了一个版本,让企业界和个人的开发者能够在这个平台上进行开发,核心要做的事情就是上层的经济系统和政治系统的建设问题,这个东西需要有大量的测试。我们计划第三到第四季度进行主网切换的过程,但是是分阶段的,因为链上的资产本质上就是钱。

我们怎么样能够支撑一个好的上层的经济系统和政治系统的呢?

我们有超高的运行能力,我们做出的数据,这个数据看代码的,因为我知道好多的公司他们实在拿不出一行代码来。

我们去优化效率,做加减乘除做一百万次循环,我们的运营效率是EVM的100倍,我们的程序员比较调皮地去搞一个比较好看的数字,空循环没有任何意义。

AVM并不是一个效率很高的一个迅机运营环境,他都是356字节的,因为你CPU的处理器是46V的,它中间的效率很低。我们优化一个区块内的并行效率,能够达到一万五TPS,我们一条主链多级测链的节奏,一个管子跑满了,多条管子去跑效率会高一点。

大家觉得我们不宣传,我们其实还是在很努力干活的。放眼一个比较长的周期,我是2013年就进入这个行业的,我见过很多行业都消失了,一个好的产品需要有长期的四扩的,因为我们在建设的是下一代公链,我们不是拿过以太坊的代码改个共识我们就号称做了一些创新,又搞了一个全新的公链出来,没有任何价值。

区块链是在一个非常初期的阶段,我希望我们虽然有比较好的行业资源,但是我们要认认真真地把一个好的产品做出来,而不是非常随大流,我们认为我们长期的努力一定能够换回一个比较完善的产品。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王秉鸿 wang_binghong@cnw.com.cn]